适应障碍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关于预防邪教对易感人群侵蚀的几点心理学思 [复制链接]

1#

反邪教工作的实质就是反侵蚀、反精神控制。邪教传播者利用邪教易感人群的认知片面、情感依赖、意志薄弱、认知失调等心理特点,通过思想灌输、情感奴役、意志控制等手段对他们进行心灵侵蚀和精神控制。本文提出防范邪教对易感人群的侵蚀,就是要在易感人群形成与邪教思想适配的心理结构之前进行强有力的干预,用社会主义的主流文化和核心价值观影响他们,防范邪教组织对易感人群的思想灌输,维持邪教易感人群既有的心理平衡,使得易感人群始终保持适应当代社会要求的心理结构。

心理学;邪教;易感人群;心理结构

引言

在医学上易感人群是指对某种传染缺乏免疫力,易受该病感染的人群和对传染病病原体缺乏特异性免疫力易受感染的人群。邪教易感人群是指对邪教传播和宣传缺乏鉴别能力,易受邪教思想感染的人群。对邪教“传染”的免疫能力是后天形成的,一个人一旦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形成了正确的社会主流价值观和稳定的心理结构,就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对邪教传播的免疫能力。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邪教对易感人群的心理侵蚀就是邪教传播人员人为制造易感人群的认知失调,打破他们的心理平衡,形成易感人群的认知混乱、人格变异和行为偏执。邪教易感人群被打破的心理平衡需要进行心理结构重组,这时候邪教组织通过恐吓、诈骗、虚假承诺、情感关怀等等卑劣手段进行鼓噪宣传,企图让邪教易感人者建立与邪教的歪理邪说相匹配的新的心理结构。新的认知心理结构一旦逐渐形成稳定,一些人就会成为邪教组织的忠实信徒。

防范邪教对易感人群的侵蚀就是要防患于未然,为此我们需要研究邪教易感人群的心理特征,对邪教易感人群进行甄别。走在邪教传播者的前面,用社会主义的主流文化和核心价值观影响他们,防范邪教组织对易感人群的思想灌输,维持邪教易感人群既有的心理平衡,使得易感人群始终保持适应当代社会要求的心理结构。针对已经受到邪教传播者部分侵蚀的易感人群,需要在他们形成与邪教思想适配的心理结构之前进行强有力的干预,防止形成与邪教思想适配的稳定的心理结构。本文试图从分析邪教易感人群的心理特征入手,从心理学的视角探讨邪教对易感人群的侵蚀的手段,并尝试提出如何用心理学作为有效工具防范邪教对易感人群的侵蚀。

一、邪教易感人群的心理特征

(一)缺乏科学素养导致邪教易感人群认知片面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革,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要求每个人必须不断学习、不断进步才能够与时俱进,紧跟时代的步伐。大多数邪教易感人群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收入少,家庭负担繁重,多数人没有时间(或机会)用于再学习。他们除了受教育程度和文化水平都较低之外,更加缺少科学素养。邪教易感人群对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现象的理解一般处在最肤浅的水平,对社会生活中的政治现象、经济现象、文化现象的解释往往表现得很片面,更谈不上有自己独立的见解,对社会宣传经常处于被动接受的局面。久而久之,他们也就失去了解释社会现象的主动权,更容易接受外来说服和教育的影响。这些人科学精神的空缺很容易被迷信填充,给邪教宣传人员留下了可乘之机。

(二)面临生活困境导致邪教易感人群情感依赖

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毋庸讳言,改革开放后,人们眼界的日益开阔,社会思想的越来越多元化,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越来越高。另一方面,我国经济生活在效率不断提高的同时,社会财富的分配出现了不平衡,居民之间贫富差距加大。处于社会下层的民众感受到很大的生活压力,有的群众还处在贫困状态,面临着生活上的困境和情感上的困惑。一个人在人生遇到重大挫折或者生活面临特殊困境时情感上是最脆弱的,这时候他(她)会产生严重的情感依赖,想拼命抓住救命稻草。一些邪教宣传人员在这时候乘虚而入往往能取得他们意料中的宣传效果。

(三)患有慢性疾病导致邪教易感人群的意志薄弱

《健康中国行动(—年)》给我们指出如下一串触目惊心的数字:近年来,我国以抑郁障碍为主的心境障碍和焦虑障碍患病率呈上升趋势,抑郁症患病率为2.1%,焦虑障碍患病率达4.98%;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49亿,近1.8亿老年人患有慢性病;高血压患者2.7亿、脑卒中患者万、冠心病患者万;每年新发癌症病例约万,40岁及以上人群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病率为13.6%,总患病人数近1亿;糖尿病患者超过万,糖尿病前期人群约1.5亿。[1]

这些慢性疾病消磨着人的意志,特别是重大慢性疾病,如癌症等疾病给患者和家属带来的打击是致命的,对人的意志力的摧残也是毁灭性的。这些患者特别容易迷信,对一些夸张的、迷信的邪教宣传宁愿信其有不愿信其无,最容易上当受骗。

(四)人格障碍缺陷导致邪教易感人群行为偏差

人格是一个人固定的行为模式及在日常活动中待人处事的习惯方式。人格障碍是指一个人明显偏离正常且根深蒂固的行为方式,具有适应不良的性质。人格的异常妨碍了一个人的情感和意志活动,破坏了其行为的目的性和统一性,给人以与众不同的特异感觉,在待人接物方面表现尤为突出。

邪教操纵者善于使用强化手段塑造邪教易感人群的这些病态人格,把这些邪教易感人群打造成邪教痴迷者。陷入邪教组织的邪教痴迷者由于从众心理和群体之间相互强化产生共振效应,进一步强化了邪教易感人群的病态人格,由此相互循环,不断强化。而病态人格及其心理模式一旦形成,便具有一定的稳定性,这是痴迷者难以脱离邪教的心理原因之所在。

二、邪教对易感人群的侵蚀的手段

(一)思想灌输:用迷信教义改变邪教易感人群的价值信仰

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中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牢固树立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断增强意识形态领域主导权和话语权,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更好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为人民提供精神指引。[2]

邪教组织谴责当今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对主流文化的信仰。邪教传播人员要求邪教易感者必须毫无疑问地接受他们有选择地呈现的一切现象。邪教易感者被进行各种培训和学习,通过培训和学习向他们产生灌输邪教思想和教义,长期的洗脑让易感人群失去自我,容易接受他人的心灵控制。

为了提高对邪教易感人群洗脑的效果,邪教传播人员往往把邪教打扮成传统宗教,打着传统宗教的牌子,抄袭传统宗教的术语,歪曲传统宗教的教义用来蒙蔽欺骗群众。如“法轮功”邪教就是冒充佛教。“法轮”本来是佛教的法器,是佛教的专用词汇,最早来自印度,佛教借用“轮”来比喻佛法具有摧邪显正的作用。佛教经典将佛陀说法称为“转法轮”,将佛教的发展喻为“法轮常转”。从此,“法轮”逐渐成了佛法的代名词,法轮图案成为佛教的标志之一,并在年于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召开的第五届世界佛教徒联谊会上,被正式确定为佛教的教徽,它寄托着全世界佛教徒崇高的、深厚的宗教感情。但却被李洪志歪曲成“宇宙的缩眼”,成了李洪志可以随意安装在学员腹部的一个不伦不类的东西。他胡说什么法轮“可以旋转,正转度己,反转度人”等等,简直荒谬绝伦,实质上同佛教南辕北辙。

邪教组织为了增加说服宣传的效果,通过一系列的手段,无限拔高教主,把教主神话,号称教主拥有超自然的神力,能掌控宇宙和人类的命运,极力打造其高于一切的权威形象。如邪教“法轮功”的教主李洪志,鼓吹自己拥有四大功能,能帮弟子“消病业”,能推迟“地球爆炸”,是宇宙“主佛”。而“全能神”邪教的“女基督”,则自称为宇宙中的独一真神,创造宇宙万物,人类的一切祸福都由她决定。这些邪教,一方面引诱信徒,若能听从教主的指示行动,则能受其神力保护,避祸得福,满足了信众求身体健康、平安、家庭幸福、甚至“圆满”、“上天堂得永生”等心理;另一方面,则通过谎言骗局、发毒誓、恐吓等手段,使信徒对背叛教主产生恐惧心理,从而建立了教主的绝对权威,为心理暗示效应的产生奠定了基础。

(二)情感奴役:用虚情假意迷惑邪教易感人群的饥渴心灵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生、老、病、死是人间常态,人们在生活中难免遇到不如意事,甚至会遭受重大的情感打击。例如久病不愈、家庭不和、事业受挫、人际困境、寂寞孤独、死亡恐惧等。邪教传播人员通常会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